危楼愚夫:有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人死了却还活着

每当我步行在街道上时,总是能够遇到许多擦身而过的路人,看上去这些路人有的在喜笑颜开、有的愁容满面、也有的目光呆滞,虽然我们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但是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在内心中都有一个故事。虽然我如今才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我却自认为自己已经见到过很多的人,学生时代的同学以及社会上形形的人、甚至走到马路上时都会莫名其妙的被陌生人打招呼,每个人都不一样,因为我知道有的人虽然是活着但是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我们不是什么伟大的人也不是一个能够改变历史走向的人,大多数人都不过是泛泛之辈,就像你脚底下那群蚂蚁中的一员,身处在人类社会的这处蚁巢中你看不到自己的位置、你更不可能够预知整个人类的走向。但是你至少应该知道自己还活着,知道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有良知并且区别于动物的人。

电影《危楼愚夫》就讲了一个这样的人,上映于2014年的危楼愚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响,它是一部小众电影,没有什么大手笔的制作方式、也没有什么著名影星的加盟,但是它表现出来的现实的问题就像外科手术医生解剖开了病人的皮肤一样,其中的症状以及病变和血淋淋的器官让人一窥便知,并且让人从中久久不能平静。

在俄罗斯的某个小城里,大雪已经覆盖了城市里的角角落落,许多家庭都已经关上了大门以躲避风雪的袭击。战斗民族俄罗斯是一个十分好酒的民族,醉汉十分的多,所以在电影里,像伏特加这样的酒以及喝到醉醺醺的酒鬼随处可见。一个夜晚,某栋公寓里的酒鬼因为自家的管道裂开而大发雷霆,他甚至动手打了自家的妻子和女儿,这把警察和修理工给吸引来了。警察处理完事情后很快就离开了,只剩下两个管道修理工望着眼前炸裂的管道陷入了沉思,身为一名合格的管道修理工显然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一切代表了什么,可是他们不想过多的去参和,于是叫来了修理队长迪马,迪马是一个十分负责人且工作经验十分丰富的队长,他在勘察了炸裂的管道以及跑到楼底下看到掉落的砖块以及卫衣的地基之后知道大事不妙。

回到家后的迪马本想睡觉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再向上级报道,可是他突然的从床上窜了起来,打开电脑经过一系列的计算之后得出结论是这栋大楼随时都会倒塌,而里面上百人的住户随时都会被压在大楼底下,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迪马连想都没想就立刻穿上了衣服在风雪交加的大半夜里去市政厅找最高领导妮娜反映此事。来到市政厅后让迪马没有想到的是妮娜和众多官员在开庆祝会,里面歌声混乱、人群十分嘈杂、地上躺着喝多了的人,众多的官员也已经喝到神志都不清楚了。这个时候的迪马其实完全可以离开,这群官员们都已经喝大了酒,再怎么反映估计也会于事无补,但是迪马没有那样做,他径直的走向大厅,找到了妮娜,将自家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她。

妮娜的脸上表现出不悦,她十分厌烦眼前这个管道修理工来打扰自己的庆祝会,但是又不能打发掉他,于是妮娜让相关领导费多托夫跟着迪马去现场勘察。迪马带着费多托夫到楼底下看位移的地基,然后到住户的家里看到炸裂的管道,最后他们来到楼顶上面往下丢一个废酒瓶子,酒瓶竟然飞到了离大楼三米远的地方,事实证明这栋楼已经严重的倾斜,随时面临着坍塌的危险。

得到结论的费多托夫十分的不爽,他认为是迪马在给自己找过多的麻烦,他甚至问迪马,“很多人只是看到之后就不管了,你怎么这么多事啊。”,迪马回答了一句,“但是里面有人。”

回到市政厅的费多托夫如实的报道了危楼的严重性,并且要想疏散并安置大楼里八百多人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这让众多官员们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争吵了起来,他们互相指责,责怪对方贪污了太多的钱以至于政府无法安置这群人。甚至警察局长还怪罪迪马道,“这栋楼上的人自己都不关心自己,他们当中有一多半的人进过警局,里面都是些酒鬼、混混,你那么关心他们干什么。”

最后为了解决这起事件,妮娜和众多官员们想到的第一点就是逃避责任,于是他们选择将事情的责任推到相关领导费多托夫的身上,怪罪他贪污了楼房大修资金 ,并且为了让他闭嘴妮娜还安排了警察局长派人杀掉费多托夫和迪马,所幸的是迪马逃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们能够看出,整个故事的源头就是迪马发现了危楼开始的,并且当初的两个修理工并未打算理会此事,而迪马却选择了理会这样的事情,于是他不但没有讨好任何人反而还给自己惹上了一身的麻烦。故事进行到这里,迪马逃出了暗杀回到家中,他让自己的妻子收拾好多东西然后彻底离开这座城市,换做是常人也许就这样的逃跑了吧,再也不会回到这座让人绝望的城市了吧。但是当迪马开车经过那栋危楼发现楼上的人并没有都下来,也没有发现当地的警察和消防疏散人群时,他便做出了一个决定,那个决定就是他打算留下来亲自疏散整栋楼房里的人。

迪马的做法让妻子玛莎十分的不解,她怪罪迪马因为自找麻烦让自己和孩子无家可回,她甚至怪罪迪马从来都没有关心家里的人而只是关心那些毫不相干的人,迪马回答说,“你难道没心吗?我们活得像是动物、死的像是动物、就是因为我们对于对方都是无足轻重。”

电影进行到了结尾,迪马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跑上了楼,他逐一的叫醒所有的住户,让他们下楼、逃离危险区域。也许看到这里,你会觉得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迪马终于成为了一个孤胆英雄,那些被他救出来的人群应该会把迪马高高的举过头顶以此来表达对他的尊重。然而结果并不是这样,因为人群全部逃离危险区域之后楼房并没有立刻倒塌,众人以为迪马在骗他们,他只是为了过一把英雄的瘾才这么做的,于是众多住户纷纷向前,他们将迪马痛打了一顿,最后住户们重新回到了楼上去了,只留下受伤的迪马趴在了地上。

危楼愚夫,谁是愚夫呢?是迪马还是那群住户还是那群腐败下作的官员们呢?我想很多人都会在自己的心里有不同的答案,而要我来说这真的是有人大智若愚、有的人大愚若智。

让我印象十分深刻的一句话是迪马说过的那一句,“我们活得像是动物、死的像是动物、就是因为我们对于对方都是无足轻重。”的确,多少人怀着麻木不仁的心扉活着,看那栋楼里的人们,他们不顾别人的感受、更不懂得什么是感恩,什么都是我行我素,喝大酒、浪费人生,这和死了没有多大区别。什么才是活着呢,也许就如迪马那样的活着吧,知道人生的意义、懂得人们之间最直白的在乎和感情,因个人的行为能够让自己身边的人感受到阳光向上和人生美好,这样也许是活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